鬼骨盅

 

 

1.家里养个鬼
年间,河南豫州府有一个开如意赌坊的刘项。刘项靠赌发家,但是他却不允许儿子刘小彪踏进赌坊半步。刘项时常对儿子说:“你小子敢去赌钱,我立即剁了你的手。”
但是刘小彪却偏偏好赌成性,刘项一不在家,他便摸出牌九、色子和麻雀牌,召集狐朋狗友大赌一番。刘小彪鬼精,每次都赢得盆满钵满。
这天,刘小彪赢了一百多两银子后,正在院子的紫藤架下逗八哥玩呢,就见刘项一脸急色,从前门进来,直向后宅快步走了过去。
刘家的后宅是个独院,门上终年挂着一把牛鼻子大锁,钥匙挂在老管家刘栓的腰上,刘栓就住在后院院门旁边的耳房中。
刘小彪几回去问父亲,后院里有什么,刘项的眼睛瞪得比铃铛都大。他高声告诫儿子,假如刘小彪胆敢踏进后宅,他立即就用棒子敲碎刘小彪的脑袋。
刘小彪等刘项走远,便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刘项此时已经进了后院,老管家刘栓手拿钥匙,正把门呢,看他警醒的样子,刘小彪也只能留步了。
刘小彪突然想起,自己的衣兜里另有半包巴豆散,于是便手捏着药包,走到了后院耳房的门口,然后将巴豆撒到了刘栓的茶杯里。
刘小彪倒了一杯凉茶,亲手给刘栓端了过去。刘栓受宠若惊地端起了茶杯,困惑地问道:“少爷,今天您是……?”
刘小彪神秘地说:“我是想问问您,这后院中,到底都有啥?”
刘栓呵呵一笑,仰头将凉茶倒进了喉咙,忽然肚子疼了起来。他只得一边往茅厕跑,一边转头低声叫道:“记着,万万别进后院的院门,否则你一定会懊悔一辈子……”。
刘小彪“嘿嘿”一笑,伸手便推开了后院的院门,然后抬腿走了进去。
后院的院心,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青砖房,房门从里面闩住了。看来所有的机密都在这座青砖房中。
忽然,屋里传出一阵怪异的响声。刘小彪凑上去,往屋里一看,就见屋里的房梁上,拴着一条铁链,一个满身长毛的怪物,就被锁在铁链上。
这个黑毛怪物竟然没有了一条右腿。这还不算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刘项正高举大砍刀,“咔嚓”一声,将怪物的左腿砍了下来。
刘小彪吓得一声怪叫:“鬼呀!”惶恐失措地从后院逃了出来。
2.作弊的手段
刘小彪逃到了自己的房子里,再也不敢出来了。刘项在外面叫了半天门,刘小彪就是不出来。
刘项没有措施,最后叹了口吻,说道:“我仍是告诉你实情吧!”
刘项在后院确实是养了一只鬼,他砍下这只鬼的左腿,是为了做一只鬼骨盅。
刘小彪惊讶地问道:“鬼骨盅是什么东西?”
本来,刘家的如意赌坊,最赚钱的即是摇色子。盛放色子的容器叫做骨盅,刘项摇色子的骨盅,即是用“鬼”的腿骨磨制而成的。
刘项一天天见老,今天上午他在摇色子的时候,一不小心,竟将那只鬼右腿骨磨成的鬼骨盅摔碎在地上。至于他砍下那只鬼的左腿,即是想再做一只鬼骨盅。
路过刘项三天的打磨,第二只鬼骨盅终于被他制作完成了。只要刘项摇动此盅中的色子,色子的点数,他便可透过鬼骨盅看得清明显楚。
看着这只神奇的鬼骨盅,刘小彪纳闷地问道:“鬼都是有形无质的东西,它怎么会有骨头呢?”
本来,刘项年青的时候,通过一个道人,学得了这个异法——想取鬼骨,必需在一个活人邻近咽气的时候,给他服下一种用施术者的血液调配而成的黑药。这个活人服药死后,就会成为一具不会糜烂的行尸,并且这具行尸因为服食了施术者的鲜血,便会与制作鬼骨盅的人产生心意相通的效力,刘项透过鬼骨盅,便会看到里面色子的点数。
刘项讲完鬼骨盅的机密后,便叮嘱刘小彪安心休养几天,想要稳赢不输,他还获得如意赌场中去多多历练。
刘小彪等刘项走后,便悄悄地来到了父亲的卧室,他用全能钥匙打开墙角一个上了锁的大柜子,在里面找到了怪味刺鼻的黑药。他将这种黑药用自己的鲜血调配好后,便用药碗盛着,给老管家刘栓端了过去。
刘栓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半包巴豆散服下去,泻得他就只剩下半条命了。刘小彪捧着黑乎乎的汤药进来,刘栓嗅着汤药的怪味,连连摇头,不愿服用刘小彪的黑药。
刘小彪也不客套,捏着刘栓的鼻子,便将这碗血腥味刺鼻的黑药给他硬灌了下去。刘栓服下黑药,折腾了半个时辰才咽气,咽完气后,他就成了一具没有呼吸和思想的行尸。
刘小彪怕父亲发现自己给刘栓喝黑药的事,便用铁链将这具行尸囚禁在后院的柴房里。下午的时候,他找来了一把尖锐的柴刀,但是他正准备砍下行尸大腿的时候,这具行尸突然两臂前伸,猛地掐住了刘小彪的脖子。
刘小彪高声呼救,但是随着行尸两只手的一顿猛掐,刘小彪只以为胸口憋闷,眼球凸出。就在他险些丧命的危险一刻,刘项手持桃木剑闯了进来,随着他一剑穿透了这具行尸的胸口,刘小彪这才获救了。
行尸毙命身亡,但是刘小彪用刘栓腿骨制作的鬼骨盅,却没有可以看穿的效果。刘项问明白了儿子制作鬼骨盅的过程,诧异地说道:“你制作鬼骨盅的过程一点不差,失败的原由究竟是什么呢?”
3.鬼骨盅的机密
刘小彪这些日子吃住都在如意赌场。他先跟刘项学习麻雀牌,接着是牌九,最后才开始学习摇色子。
刘项因为能透过鬼骨盅看清里面色子的点数,所以刘小彪看着他爹刘项,眼睛里都是羡慕的神色。这全国午,刘项接到了一张帖子,是牛百万发出的。
牛百万是平江府最大的财主,他每年都会来这里一次,名义上是收账,但是收完账后,他都要和当地的几个商号的大老板赌一回,赌钱的地方,他每次都会选在如意赌坊。牛百万坐庄,刘项负责为牛百万摇色子。
这次,刘小彪负责端茶倒水一应的招待工作。一有闲暇,他就站在刘项的身后,观看父亲摇色子的手法。
路过两个时辰的大赌,牛百万竟赢了七八千两银子,牛百万临走前,给刘项留下了三千两的银票。这两个多时辰中,刘项至少摇了一百多次色子,他累得表情煞白,一脸心力交瘁的样子。
刘小彪急忙将父亲扶坐到了椅子上,他给刘项倒了一杯参茶,然后说道:“爹,我知道你这鬼骨盅的奥秘了!”
刘项戴在手指上的银戒子中,潜伏着一根利针,每次刘项摇鬼骨盅之前,那银针都会弹出来,刺他的手指一下,手指上流出鲜血,全被鬼骨盅接收,鬼骨盅接收了刘项的鲜血后,它也成了刘项身体的一部分,刘项这才可以感觉到色子的点数。
刘项一见儿子这么智慧,他满足地址了点头,说道:“你可比我当年智慧,看来如意赌坊在你接管之后,一定能发扬光大了!”
刘项第二天就病倒了,他越喝刘小彪给他端来的中药汤,病就越重。这天中午,刘小彪端着一碗黑药走了进来,刘项看着那碗黑药,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他一把揪住了刘小彪的衣领子,咬牙切齿地叫道:“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的病越来越重,一定是你在药里下毒了!”
刘小彪没说话,两手按住了刘项,然后将一碗黑药都给他硬灌了下去,刘小彪瞧着骂不绝口的父亲,冷笑道:“要说我狼心狗肺,你更是禽兽不如!”
制作鬼骨盅,必需要用自己血亲的骨头才成,只有这样的骨头,才有和自己血脉相通的灵气。刘项先后制作了两个鬼骨盅,都是取自他父亲的一双腿骨。也就是说,刘家养的那个“鬼”,即是刘小彪的亲爷爷。
刘项喝了黑药之后,只以为胸脯中就仿佛吞下了一盆火炭一样难熬,他惨笑道:“报应,报应呀……刘小彪,今后是谁切你的腿骨呢?”刘项说完话,两眼一闭,咽气了!
刘小彪看着自己父亲死不瞑目标样子,嘿嘿笑道:“老子一辈子住青楼,不娶妻,不生子,保证今后再没有人切我的腿骨当鬼骨盅!”
刘项话音未落,就见看管家门的家丁刘福跑了进来,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少爷,长春园的春桃姑娘上门找你来了!”
刘小彪皱眉道:“他找我干什么?”
刘福说道:“她说自己已经妊娠四个月了!”
刘小彪惊得“啊”了一声。
刘福一见刘小彪吃惊的样子,还觉得他不信,加重了语气说道:“春桃姑娘找人摸脉了,她怀的是双胞胎——仍是两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