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传奇

 

 

世界著名的盛世拍卖公司在秋天拍卖会上,将要拍卖一件灵异之物。为此拍卖公司在报纸、电台电视台上大举宣传,将收藏界搅的躁动不止,各地收藏界成名流物趋附者众;各路富豪大佬翘首以盼,都想不惜一切代价将此“宝物”收入囊中。
10月28日是拍卖的日子。这天一早,拍卖会场能容纳上千人的大厅里座无虚席,会场外另有好多看热闹的人。主席台上一个博古架上放着一个精美的水晶玻璃小匣子,匣子里一个球状的物件呈显出五彩斑澜的奇特色彩;在灯光下不时地幻化着颜色,一会儿呈紫赤色,一会儿成墨绿色。这个看似玛瑙又非玛瑙、似玉石又非玉石的东西内部另有液体在流动。在那鸽子蛋巨细的球体上弥漫着一层诡异之气。
在人们好奇、惊诧的议论声中,拍卖师走上拍卖台,他举起小棰示意大家平静,“拍卖会此刻开始……”
这时,一阵凄厉的警笛声咆哮而来,在会场外戛然而止,随即门口呈现了几个神色严肃的警员。拍卖师和会场里的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扭头张望。这时,在会场后边的角落里站起一个人来,他木然的地走向门口的警员,与他们耳语了几句之后,他步履繁重地走上讲台。这时有人认出了他,“这不是赫赫有名的脑科专家 S大夫吗?”
S 大夫走到依然举着木棰的拍卖师跟前不失风度地说:“亲爱的先生,请允许我来介绍这件东西的来源可以吗?”拍卖师机器地址了点头。
“良好,我正是 S 大夫……”他顿了一下接着说:“这个东西既非玛瑙也非钻石而是出自人 脑。” S大夫的话引的在场的人一片哗然,待人们平静下来之后,他接着说:“这个东西的主人在前天死去了,是我亲手杀死了他。”
“啊……”台下又是一片哗然。
《-》
H 集团公司董事长 H君最近一段时间总是以为头部隐隐作痛。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后来越来越严重。他看了多家医院都没有确诊,于是便找到享誉天下的 S 大夫。路过一番核磁共振、 B超检查后, S大夫结合自己的经验 确诊是脑肿瘤。在H 君和家人的哀求下 S大夫欣然承诺为他摘除这个肿瘤。这让H 君及家人十分感激。
手术的前一天,S大夫见H 君有些紧张,慰藉道 :“请您定心,这个手术对于我来说并不算太复杂,我一定尽一切大概为您排除疾苦,请您定心。”
H 君用汗津津的双手握着S 大夫的手不放,好像抓住了这双手就攥住了自己的生命,他说:“我的生命就托付您了,一定请您多操心。”
“请定心,救死扶伤乃大夫之天职。”S大夫亲近地抚慰道。
第二天上午九时,H 君被推进了手术室。这是一个超现代化的手术室,H君被抬上手术床,大夫给H君带上口罩。现在,手术室里静的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犹如打雷。当大夫读到第八秒时H君已经进入深度状态。这时S大夫拿起开颅电锯纯熟地锯开H君的颅脑骨,就在他请轻轻揭起颅骨的一刹时,冥冥中有一丝神密的气息幽然从面前飘过。监督心跳、血压、呼吸的监督器不明就里的紊乱起来,就在大夫们惊谔之际,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凭着娴熟的医术,S大夫很快在H 君的脑垂体接近中枢神经的部位找到一个鸽子般大的肿块。他小心翼翼用柳叶刀想将毗连的血管切断,不知为何过去驾轻就熟的事情竟然笨拙地将刀子遇到中枢神经。他以为幽冥中有一双眼睛在凝视着自己,这双飘乎不定的眼睛一会儿吸附在无影灯上,一会儿呈现在他的肩头。他有几回停了下来,副手们好奇地望着他,不知S大夫今天是怎么了。他四下里望了一下好像又没有异常,他奋力集中精力不再理会那双若有若无的眼睛,将最后一根血管切断。他将那个肿块托在手里捏了一下,感受十分坚硬,与他见过的肿瘤很是不一样,他十分希奇,用柳叶刀轻轻划开一层膜,里面竟然是一个宝石样的东西,闪灼着奇特的光泽。他悄然将缝隙 弥合后放进瓷盘里,对副手说:“等一会儿将这个东西送到我办公室,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二》
S 大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路过五个小时的手术他感到十分疲乏。他将身体整个埋入沙发里,入迷地望着方才送来的那个肿块。
面前的这个肿块显得十分奇特。肿块已然离开了载体,没有了血液的润泽,可它并没有一丝灭亡的气息,依然光彩殷润,然而这一切好像都来自 它的内部。这使他大感惊异,行医四十余年,给病人摘除肿瘤无数,这样怪异的仍是头一次碰见,心中有些七上八下。过了好一会儿,他鼓足勇气将肿块轻轻拿起,他感受那东西在手中产生一种神奇的能量,重似千斤又轻如鸿毛。他小心翼翼地将肿块划开,一个闪灼着红宝石般刺眼光泽的球体展此刻他面前。他惊呆了,张大了嘴巴楞了足足五分钟。就在这时,那个在手术室里感受到的眼睛又呈现了,那双眼睛好像也被这个东西吸引了,高兴地在他的办公室里四处奔突。
这时,一个跑来向他汇报道:“H君的期已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是他还没有苏醒的怔兆,您是不是过去看看。”
“好的。”S 大夫小心翼翼地将“宝物”锁在保险柜里后,匆忙赶往重症监护室。当他跨进监护室 的门时,一个值班大夫长长地舒了一口吻,说:“看来S大夫真是这位病人的贵人,你一跨进门,他的生命体征一下恢复正常了。”
“哦,是吗。”S大夫被奉诚的有些飘飘然。他仔细检查了H 君的血压、呼吸,见原本惨白无色的脸开变的红润后,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将那个“宝物”拿出来仔细赏识了一番,嘴里连连说:“真是千载难逢的宝物呀!”他从新将它锁进保险柜里。随后去标本柜里取出一个与刚那个“宝物”一般巨细的取自已故病人身上的结石,装进肉膜内,仔细查看了一番没有看出任何马脚。他做了一个鬼脸,诡异地笑了。
《三》
路过医院悉心的诊治,H君的刀口愈合了,精神一天天好了起来。过去那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疾苦消失了,H 君仿拂有了一次新生。手术已过去了一个月,今天他觉的精神很好,他不顾大夫的劝阻,非要下地活动。无耐大夫只好扶着他在走廊里踱步。
这时,S 大夫带领着一群实习大夫查房来了。看H 君已能下床走动也为他兴奋。看到自己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H 君也难以置信,他看到赐与自己这一切S 大夫很冲动,“哈罗,我亲爱的神医,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S 大夫上前扶住H君,上下端详了一番,说:“想不到你恢复的这么快,真令人兴奋。”“这一切都是你给的真不知该怎么谢谢你!”S大夫十分亲近地说:“那边那边,这都是你的造化,我只不过尽了一点小小的责任而以,H君不必放在心上。”
就在S大夫回身要离去时,H君忽然拉住他,说:“S大夫我很是想见见那个害的我生不如死的活该的东西。”
“可以,完全可以,一会儿我就让给你送来,你拿回去也可以做个怀念。”S大夫说完继续查房去了。
……
几天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午后,盛世拍卖公司首席鉴定专家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神密的客人,一阵寒喧之后,来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精置的小盒子。当那个人打开盒子显露出里面的东西时,见多识广的鉴定师也被这个东西镇摄住了。他强忍住冲动,结结巴巴地问道:“这是什么宝物,竟然这般神奇?”
来人自得地说:“这是取自人的大脑,名曰‘脑宝’,按照科学文献纪录,上十亿人中才会有一例。可是像这样具有灵性且有宝石般成色的可以说绝无仅有。”
“看来这是件绝代奇珍了?”
“可以这么说。”
“您这件东西放在这里,我们再请几位专家好好鉴定一下,如过真如先生所说,是亿万人中都可贵一见的宝物,又名至实归,我想它应该价钱万万以上。”
“很好。”来人满足地走了。
《四》
H君在医 院里住了近三个月,自我感受已经完全痊愈,决定出院。S大夫同意了他的请求。这天上午,S平生来H君送行。他开了一长长的处方,叮嘱道:“我给您开了一些药回去后一定坚持服用。”
回到家后,H 君满身心地过起颐养的日子,公司的事情一概交给儿子打理。H 君是个收藏喜好者,过去一心投在公司的发展上,对自己收藏的大量古董字画一直无暇赏识和打理,此刻终于可以有时间料理又可以以此颐养身心。
这天他被报纸上的一条拍卖消息吸引住了。报称:在今年的秋天拍卖会上,盛世公司将会有几件来自中国的清代的青花瓷器推出,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一件神奇宝石。此宝物来自一个神密人物,此宝物的来源界时由持宝人亲自解答。路过专家鉴定,此物确系绝代奇珍,相信一定会引起具有相当实力的收藏家的极大乐趣。在消息的题头还配一幅宝物的彩色照片。
H君的眼睛落在照片上的一刹时,产生了一种似曾相似的感受。他呆呆地盯着照片看了足有十分钟,直觉告诉他这绝不是幻觉,他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它,而这个东西与自己有着某种联络。这时,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那是你身体的一部分、那是你身体 的一部分。随着声音他脑海中的影像渐渐清楚起来。没错!图片上的东西自己一定见过,难到是我脑中的……,他的眼睛慢慢投向博古架上装着自己脑结石的水晶匣 里面那个土褐色的东西死气昏暗,怎么也与自己冥冥中见过的对不上号,接连几天他被这感设法煎熬的茶饭不思,精神惶惚。
在一个闷热的午后,他又在坐在书房里入迷,冥冥中他被不可名状的疲劳所困,思绪慢慢飘离自己的躯体。这一丝淡如轻烟的思绪漫无目标地在天际间游荡,不知不觉落在一个医院的手术室里,他隐约瞥见了躺在手术台的自己……这时,天际间传来一声炸雷将他惊醒。他用手捂着狂跳不止的胸口,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切。回想起来了,一切都回想起来了,是S 医 生用“狸猫换太子”的手法用这个丑恶的东西换走了我脑筋里的宝石。H君决心向S大夫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一天,他来到S 大夫的办公室,将那个“丑恶”的石块往S大夫眼前一放,说:“对你医治好了我的病我深表感激。但是,按照我的感受这个不是取自我脑部,是有人掉了包。” 听了H君的话S大夫哈哈大笑起来,“我尊敬的H先生,莫不是你脑部的病变还没有完全好,使你产生了错觉吧?”
“不,这事我可以确定无疑!”
“何等好笑的说法,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你最好将东西还给我,不然我们法庭 上见。”
“我可以作陪,可是我要提醒你,一切都得有证据。”
《五》
法院很快将H君的诉求立了案。这一天,H 君和他的律师准时来到法庭。S大夫和他的副手已先他们来到。法官见双方当事人都已来齐,便公布开庭,“H先生诉S大夫案,请原告陈诉举证。”
H君望了一眼坐在被告席上自得洋洋的S大夫。开始尾尾诉说起来,他将自己一年多来莫名其妙地头痛,多方求医都无法确诊,最后找到赫赫有名的 S大夫,经他就诊为脑肿瘤。思量到他是享有盛名的脑科专家,就让他为我做摘除肿瘤的手术。
“手术那天,”H君看了一眼依然泰然自若的S大夫,继续说:“我被推进手术室,大夫给我带口罩,当我听到读到第八秒的时侯,忽然脑中一片空白,没有了时空概念。不知在什么时侯我的面前忽然呈现了一个门,这时只以为满身有一种无发用语言表达的轻松,我轻轻一跃居然从门里飘了出去。令我吃惊的是,我竟然是从我的被打开的颅骨里出来的。我吸附在无影灯上看着我处于灭亡状态的容貌,好奇极了。躺在那边的我竟然是那么的庄重,那么的神圣。死,倒也没有那么恐怖。为了更好地观测他们是怎样给我动手术的,我一会儿附在S大夫的肩头;一会儿 钻在他的腋下。这时S 大夫好像受到我的滋扰,注意力不太集中,他几回停下来向四周张望。”
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S 大夫,S 大夫好像被他的陈诉触动了,正用颤动的手檫额头上的汗。他说:“法官先生请注意,我说的事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紧张了。”
法官不觉得意,“请不要臆断,继续你的陈诉。”
H君继续说:“S大夫的注意力不集中,当他再次用刀剥离肿瘤时手有一些颤动,刀遇到了脑干中枢神经。这时,我被一种不可言表的气力震动了,一刹时我进入一个极静、极漆黑的的遂道,我没有了时间概念。不知过了多久我面前忽然一片光亮,我来到了个无发用语言表达的地方,这里堆积了好多人,其中竟然有我归天多年的爷爷奶奶、爹妈和很多儿时的玩伴,他们一起向我走来,嘴里不断地向我喊着,‘你不应该来这里,你不应该来这里。’说着他们一齐用力猛地一推,我又回到了手术室。这时我瞥见大夫们正在我的躯体旁紧张繁忙着,仿佛是在进行急救,繁忙了一会儿,几个监督器又陆续恢复了正常。”
这时法官向坐在证人席上的师问道:“手术时是否呈现过不正常情形?”获得肯定的答复后,法官示意H 君继续陈述。
“当手术结束时,我的躯体依然处在深深的昏厥状态,我好像无发找到回归的路径。我尾随着S医来到他的办公室,当将我的肿瘤交给他之后,我瞥见他从肿块里取出一个比宝石还要艳丽的东西。这个东西仿佛十分有活力,基本不像是一块石头。他将那个东西锁进保险柜,然后将一块褐色的石块放进托盘,也就是他后来交给我的东西。这时跑来向他汇报,我的躯体早已过了期可仍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听后,S大夫急忙奔向病房,在他跨进病房的一刹时,我再也没有了神奇的感受。”
法官问道:“你住院时为什么不提出来呢?”
“是我瞥见那个拍品的图片之后才想起来的。”
法官问S 医 生,“你对他的说法有什么观点?”
S医 生如梦方醒,他振作了一下精神说:“我以为原告所说的毫无科学按照,完全是病人脑部病变产生的幻觉,希望法庭能当真判别。”
几位法官互换了一下意见后公布:“鉴于原告的陈述有好多不确定性,需咨询科学机构,待择日继续审理。”
《六》
只管在法庭S大夫信誓旦旦地将H君所说的斥为无忌之谭,但他心里十分明显,这一切都是真实 的。自从给H 君做完手术,那双恐怖的眼睛一直无法让他释怀。假如这场官司任其打下去输的一定是自己,“宝物”非但不属于自己而这一辈子创下的声誉也将毁于一旦。他决定与H君私下了却这件事。他约H 君在一家五星级旅店里面谈。落座后S大夫开门见山地说:“你以为以你那毫无科学按照 的臆想告倒我,有这个大概吗?”
“不,不是臆想是事实!”H君显得很自信。
“不,你错了,法律只认可明明白白的事实,不大概凭臆想打赢官司。”S大夫把玩手中的高脚杯,曼不经心地说:“打官司太费精力,并且会让人产生歧想不如等东西出手后我们来个三七分成,你看怎样?”
“S大夫,我实再想不到在你那么庞大的盛名之下,竟然是这么个肮脏的魂灵。与你做了这笔生意只怕我的心也要变黑了。”说到这H君疾苦地俯摸着头部。
看到H君疾苦的神态,S大夫口吻变的十分温和,“看来你的病还没有好,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失职,我深表同情。”
“我不想获得你的同情。”
两人不欢而散。S大夫望H君离去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H君脱离旅店后直接去X 银行,在他租用的保险柜里取出一本日志本,本子里记实着他以为最重要事件。他在本子上记下些什么之后,沉思了一会儿后从新将本子锁进保险柜中。
第二天,本市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登载了一条消息:H集团总裁H 君,因病与昨夜归天,追悼会定于10月29日举办。
S大夫在自己办公室里看到这条消息后,轻轻舒了一口吻。想到明天就要成为万万大亨了,就高兴地不能自己,“我终于成为万万大亨了!”他用力掐了一下大腿,“恩,还在人世。”
《七》
S大夫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除去H君非常自得。早在他为H君做手术前检查时,就注意到H君接近心脏的主动脉上有一个血管瘤。在他们攀谈时他在H君的饮料里下了一种延时爆发的血管收缩药,看来正像算计的那样,H君夜间熟睡血液流动最慢的时侯血管瘤正好堵住了动脉血管,造成心脏卒死。
S大夫自觉得做的天衣无缝。可他没想到H君身为百万大亨对自己的生命时刻保持着警觉,他向家人交代,如过他有个三长两短,当即去银行保险柜寻找线索以及遗嘱文件。
H君归天的当天上午,H君的儿子和律师打开H 君的保险柜,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有这样一段文字:今天赴S大夫约,第六感告诉我,为了我脑中的结石S大夫大概会加害于我,假如我有不测定与他有关。
……
S大夫讲完这件“宝石”的故事长长地舒了一口吻,默默地向静候着他的警员走去。
《尾声》
H君的追悼会如期举办。灵堂里哀乐低回。安卧在鲜花丛中的H君神态安祥。这时H君的小孙子忽然大叫起来:“快看,快看,爷爷的眼睛在动。”这时大厅里的人一片哗然,在人们的惊谔中,H君长长地舒了一口吻,抬头望了一下,一切都明白了,他叹了一口吻说:“我的魂灵又一次想丢弃我,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