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海山记

 

 

隋炀帝海山记上
我家世世代代喜欢收藏古书器玩,只有隋炀帝的事迹搜集详备,都是其他书没有记载的文字。我就将它编成此文,传给好事者,使他们知道一些他们没听说过的事。
隋炀帝生于仁寿二年,出生时满天红光,宫中的人都很惊讶,那时牛马都嘶叫起来。炀帝的母亲先是梦见有龙从身体内出来,飞腾高达十余里,然后掉到地上,尾巴随即断裂了。她把这事奏明文帝,文帝默默沉思,没有回答。
炀帝三岁时,在文帝身前游戏。文帝把他抱在窗前逗弄,亲热了好一阵,说:这孩子长相尊贵,恐怕要败坏我的家业。从这以后,文帝虽然还是喜爱他,却不想传位给他。炀帝十岁时,喜欢看书,古今书籍,甚至药方、天文、地理、伎艺、术数方面的书,无不通晓。但心术不正,性格残忍,阴险而多疑,喜欢探求别人内心的想法。
那时杨素有战功,正被重用,炀帝巴心巴意地与他接交。文帝生病,宫廷内外无人知道。当时皇后也身体不安,有十来天帝、后两宫没通音问,不知对方身体安否。炀帝坐在便室,召请杨素商议说:您是国家的元老,能了却我家事的就是您了。于是暗暗握着杨素的手说:让我实现志愿,我也会终身报答您。杨素说:等着吧,我自有办法。
杨素入宫探问文帝病情,文帝见了杨素,坐起身来,对杨素说:我曾经亲手拿着兵器,冒着箭雨和石头,出生入死,与你同患难,才得享有今天的富贵。我自思这场病好不了,不能够君临天下了。如果我死了,你就立我的大儿子杨勇为帝。你如果违背了我的话,我死后也会杀掉你。这件事我不对别人说,你如果立我家族中其他人为帝,我到死也不闭眼。杨素说:立太子的事是国之根本,不能随便更换。臣不敢奉诏。文帝于是十分气愤,就大声呼唤左右的人说:召我儿杨勇来!结果气接不上,哽塞住了,就把脸转向内侧不再说话。杨素于是出宫对炀帝说:事情还不行,再等一下。过了一会儿,左右的人出来报告杨素说:我们呼唤皇上没有应答,只在喉咙中发出呦呦的声音。
炀帝朝杨素下拜说:我愿把一生托付给您。杨素急忙入宫,文帝已经驾崩,就先不发丧。
第二天,杨素将遗诏藏在袖中宣布立新君。当时百官还不知此事,杨手执玉圭对百官说:文帝遗诏立太子为帝。有不从者,就地处决!左右的人扶炀帝上殿,炀帝脚都软了,几次差点跌倒,上不了殿。
杨素下殿,让左右的人离开,把手伸出去扶住炀帝。炀帝抓住杨素的手,才上了殿。百官无不叹息。杨素回到家,对家人说:我已把那小子提起来,让他当了皇帝。只是不知他担当得起不?
杨素自恃有功,见到炀帝时大多叫他为郎君。有次在内殿陪帝宴饮,宫人不小心碰倒酒杯,弄脏了杨素的衣服,杨素发怒,喝令左右的人把宫人拉下殿,用鞭子抽打。炀帝为此很怨恨杨素,隐忍着没有发作。一天,炀帝与杨素在池中钓鱼,他与杨素并肩而坐,左右的人张设黄罗伞为他们遮挡阳光。炀帝起身上厕所,回来时见杨素坐在黄罗伞下,风骨秀异,仪表堂堂。炀帝十分疑忌。炀帝喜欢寻欢作乐,有时不能遂意,被杨素的谏请给阻止了,因此愈加生出加害杨素的想法。正值杨素死了,炀帝就说:假如杨素不死,我要灭他九族。
此前,杨素打算入朝,看见文帝手拿金钺追赶他说:你这贼人!
我想立杨勇为君,你竟不听我的话。我今天一定要杀你!杨素惊叫着跑进屋里,招来两位子侄对他们说:我必死无疑,因为文帝已经说了这话。不多久,杨素就死了。
自从杨素死后,炀帝更加肆无忌惮,开辟方圆二百里作为西苑,役使民力常达百万之数。苑内分为十六院,堆聚土石为山,开凿池子为。诏令天下将各地的鸟兽草木运到京城来。
铜台进贡的梨有十六种:
梨紫色梨玉乳梨脸色梨甘棠梨轻消梨密味梨堕水梨圆梨木唐梨坐国梨天下梨水全梨玉沙梨沙味梨火色梨陈留进贡有十种桃子:金色桃油光桃银桃乌蜜桃饼桃粉红桃胭脂桃迎冬桃昆仑桃脱核锦纹桃青州进贡有十种枣子:三心枣紫纹枣圆爱枣三寸枣金槌枣牙美枣凤眼枣酸味枣蜜波枣(此处缺一种)南留进贡有五种樱桃:粉樱桃蜡樱桃紫樱桃朱樱桃大小木樱桃蔡州进贡有三种栗子:巨栗紫栗小栗酸枣进贡有十种李子:玉李横枝李蜜甘李牛心李绿纹李半斤李红垂李麦熟李紫色李不知熟李扬州进贡有:杨梅枇杷江南进贡有:银杏榧子湖南进贡有三种梅:红纹梅弄黄梅二圆成梅闽中进贡有五种荔枝:绿荔枝紫纹荔枝赭色荔枝丁香荔枝浅黄荔枝广南进贡有八种树木:龙眼木梭木榕木橘木胭脂木桂木枨木柑木易州进贡有二十四种花色的牡丹:赭红赭木鞓红坏红浅红飞来红袁家红起州红醉妃红起台红云红天外黄一拂黄软条黄冠子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天下共进花卉草木鸟兽鱼虫,不计其数,这里不一一记载。又诏令修建西苑十六院:景明迎晖栖鸾晨光明霞翠华文安积珍影纹仪风仁智清修宝林和明绮阴绛阳以上名称都是炀帝自己制定的。每院有二十人,都是挑选爆中佳丽性格谨厚有姿色的美人在里面。每一院,挑选炀帝经常垂幸的美人为领头的。每院住有宦官,负责出入买卖等事。又挖掘了五个湖,每湖方圆四十里。
南为迎阳湖东为翠光湖西为金明湖北为洁水湖中为广明湖湖中堆积土石为山,修建亭殿,曲折盘旋,广达数千间,都是人间最华丽的。又挖掘了北海,周环四十里。中间有三座山,仿效东海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山上都有台榭回廊。水深数丈,开沟渠连通,沟梁都可通行龙凤舸。炀帝常常在东湖泛舟。还为此填写了《湖上曲望江南》八首:湖上月,偏照列仙家。水浸寒光铺象簟,浪摇睛影走金蛇,偏称泛灵性。光景好,轻彩望中斜。青露冷侵银兔影,西风吹落桂枝花,开宴思无涯。
湖上柳,烟里不胜垂。宿露洗开明媚眼,东风摇弄好腰肢,烟雨更相宜。环曲岸,阴覆画桥低。线拂行人春晚后,絮飞晴雪暖风时,幽意更依依。
湖上雪,风急堕还多。轻片有时敲竹户,素华无韵入澄波,烟外玉相磨。湖水远,天地色相和。仰面莫思梁苑赋,朝尊且听玉人歌,不醉拟如何?
湖上草,碧翠浪通津。修带不为歌舞绶,浓铺堪作醉人茵,无意衬香衾。晴霁后,颜色一般新。游子不归生满地,佳人远意寄青春,留咏卒难伸。
湖上花,天水浸灵葩。浸蓓水边匀玉粉,浓苞天外剪明霞,只在列仙家。开烂熳,插鬓若相遮。水殿春寒微冷艳,玉轩清照暖添华,清赏思何赊。
湖上女,精选正宜身。轻恨昨离金殿侣,相将今是采莲人,清唱满频频。轩内好,嬉戏下龙津。玉琯朱弦闻昼夜,踏青斗草事青春,玉辇是群真。
湖上酒,终日助清欢。檀板轻声银线缓,醅浮香米玉蛆寒。
醉眼暗相看。春殿晚,仙艳奉杯盘。湖上风烟光可爱,醉乡天地就中宽,帝主正清安。
湖上水,流绕禁园中。斜日暖摇清翠动,落花香缓众纹红,末起清风。闲纵目,鱼跃小莲东。泛泛轻摇兰棹稳,沉沉寒影上仙宫,远意更重重。
炀帝常在湖中游览,总是叫宫中美人歌唱这支曲子。
隋炀帝海山记下
大业六年,后苑草木茂盛,鸟兽繁衍,桃李树下,小径纵横,绿荫交合,金猿青鹿,成群结队。从皇宫内开辟一条御道,直通西苑,路两旁种上高大的松树和柳树。炀帝经常到苑中来,来到的时间都不一定,侍卫大多在御道两旁过夜,因为炀帝往往半夜光临。
有一天晚上,炀帝乘船游北海,跟随的只有几十名宫人。炀帝登上海山殿,这时月色朦胧,晚风轻拂,浮浪无声,万籁俱寂。突然,水上出现一条小船,只能容两人。炀帝以为是西苑十六院中的美人。等船到达,前面一人先上岸导引,并通报道:陈后主晋见炀帝。炀帝神志恍惚,也忘记陈后主已死去,炀帝小时候和后主很要好,就起身接他。
后主拜了拜,炀帝也鞠躬答礼。坐下之后,陈后主说:记得以前与陛下一同游戏,情爱胜过同胞兄弟。现在陛下富有四海,令人钦服。我起先认为陛下将励精图治,超越古代三王的业绩,现在才知道陛下很注重及时行乐以快慰平生,这也是一桩美事。听说陛下已经开通了隋渠,引来大河的水,东游扬州,因此写了一首诗来进献。就从怀中掏出诗稿,呈送炀帝。诗是这样写的:隋室开兹水,初心谋太奢。一千里力役,百万民吁嗟。
水殿不复返,龙舟兴已遐。鹢流催白浪,触浪喷黄沙。
两人迎客遡,三月柳飞花。日脚沉云外,榆梢噪暝鸦。
如今投子欲,异日便无家。且乐人间景,休寻汉上槎。
东暄舟舣岸,风细锦帆斜。莫言无后利,千古壮京华。
炀帝看完诗,拂袖大怒说:死和生,是天命。兴与亡,是定数。你怎么知道我开河是为了后人便利?怒气冲冲地将陈后主骂了一通。
后主说:您的气很壮,但不知能维持几天?恐怕到头来还不如我。炀帝就起身追赶他。后主一面跑,一面说:去吧,去吧。再过一年,我俩在吴公台下相见。说完就投身到水中。炀帝这才想起后主已死,就一动不动地坐着发呆,惊悸了很长时间。
有一天明霞院美人杨夫人高兴地报告炀帝说:酸枣邑进贡的玉李,一个晚上突然长大,树荫相连好几亩地。炀帝沉默了很久说:为什么突然长得这样茂盛?杨夫人说:这天晚上,院中人听见空中好像有千百人在窃窃私语,说:‘李木当茂。’到早上看到这李树时,已经茂盛如此了。炀帝想把李树砍掉。左右有人劝奏说:这应验着木德要帮助皇上了。又一个晚上,晨光院的周夫人来报告说:杨梅一晚上突然繁茂起来。炀帝很高兴,问道:杨梅的茂盛,能比得上玉李吗?有人说:杨梅虽然茂盛,终不及玉李。炀帝亲自到两个庭院去看,也看见玉李特别繁茂。后来梅树李树同时结果,院妃前来进献。炀帝就问两种果子哪种好,院妃说:杨梅虽然好,只是味道清酸,终不如玉李那样甘甜。苑中多喜欢玉李。炀帝叹息说:恶杨好李,哪里是人情呢,是天意啊!后来炀帝在扬州临死时,一天,院妃来报告说杨梅已经枯死。炀帝果然在扬州去世。真奇怪啊!
有一天,洛水一个打鱼的捕获了一条活鲤鱼,金鳞赤尾,鲜活可爱。
炀帝问那渔夫的姓名,回答说姓解,没有名字。炀帝就用朱笔在鱼额上写了解生二字作为标记,然后把鱼投放到北海中。后来炀帝游北海,这条鲤鱼长到一丈多长,浮出水面来与炀帝相会,也不往下沉。炀帝当时与萧妃一同观看,鱼额上朱红色的字还保存着,只是解字有一半已不见了,还隐隐可看见角字,萧后说:鲤有角,就是龙。炀帝说:我为人主,难道不懂得它的含义?就拉开弓箭射鱼,鱼就沉入水中。
大业四年,道州进贡一个矮人叫王义,长得浓眉秀目,应答很敏捷。
炀帝特别喜欢他。王义曾经跟随炀帝巡游,但始终不能进入宫中。炀帝对他说:你不是可以进入宫中的人。王义就自动阉割了。炀帝因此更加怜爱他,王义于是得以出入宫廷。炀帝在寝殿睡觉时,王义常常就在炀帝榻下睡觉;炀帝游湖海回来,王义常常陪宿于十六院。
一天晚上,炀帝在半夜悄悄进入栖鸾院。当时暑气很盛,院妃牛庆儿在帘子下睡觉。初升的月亮照着窗子,很是明朗。庆儿在睡梦中惊叫,像没了魂似的。炀帝叫王义唤庆儿,炀帝亲自把她扶起来,很久才清醒。炀帝说:你梦中受了什么苦到这个地步?庆儿说:我在梦中和平时一样。皇上握着我的手,游十六院。到第十院时,皇上进去坐在殿上,不一会儿失火了,我就奔跑。回头看见皇上坐在烈焰中,我惊呼叫人来救皇上。好久才转过来。炀帝性格要强,解释说:梦死得生。火有威烈之势,我在其中,说明我得到了它的威势。大业十年,隋朝就灭亡了,炀帝进入第十院,居火中,就是这梦境的应验。
杨玄感起兵反隋烧掉了龙舟。后来诏令扬州刺史再造一艘,样式更加华丽,也更长更宽。龙舟刚进献来,炀帝就乘着它东游扬州,后宫十六院都一同随行。西苑令马守忠与炀帝告别说:希望陛下早日回到都城,我将整顿西苑以待陛下车驾归来。西苑的风景台殿如此美好,陛下难道不思恋,为什么还要舍弃它而远游呢?说完又流下泪来。
炀帝也很伤心,对守忠说:替我照管好西苑,不要让后人笑我不懂得装点景物雅趣!连左右的人都为他这话感到疑惑惊讶。
炀帝乘着龙舟,途中,正值夜半,听见有人唱歌,音调很悲伤。那歌词说:我兄征辽东,饿死青山下。今我挽龙舟,又困隋堤道。
方今天下饥,路粮无些少。前去三十程,此身安可保。
寒骨枕荒沙,幽魂泣烟草。悲损闺内妻,望断吾家老。
安得义男儿,悯此无主尸。引其弧魂回,负其白骨归。
炀帝听了这首歌后,就派人去找唱歌的人,直到早上也没有找到。
炀帝很不安,整晚都睡不着。
炀帝在扬州接受百官朝见,全国各地的朝贡使没有一个来的。有的走在半路上,就被兵士抢走了贡物。炀帝仍然与群臣商议,要下诏让十三道起兵,诛杀不前来朝贡的人。炀帝知道隋朝大势已去,打算移驾永嘉,群臣都不愿跟随前往。
炀帝尚未遇害的前几天,他也稍微懂一点天象,经常半夜起来观察。他召来太史令袁充,问道:天象怎么样?袁充伏在地上哭着说:星相太恶,贼星逼近帝座很急迫。恐怕马上会有祸事发生,希望陛下立即修养德行,消灭灾祸。炀帝很不高兴,就站起身来,走进便殿中,手抱膝头低首不语。他看着王义说:你知道天下将要大乱吗?你为什么沉默寡言不告诉我呢?王义哭着回答道:臣是僻远之地的一个残废人,承蒙陛下恩典,自从进入深宫,领受您的恩泽已经很久了,我又曾经自动去势,以求亲近陛下。天下大乱,本来就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履霜坚冰,其寒已久。臣预料这场大祸,是无法挽救了。炀帝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开导我呢?王义说:臣是没有早说,如果说了,臣也早就死了。炀帝于是流下泪来,说:你为我陈说一下成败之理,我看重的是能了解这中间的原因。
第二天,王义就上书说:
臣本出生于南楚低下贫瘠之地,赶上圣明治理国家之时,我不吝惜我的身体,愿遵从上命入贡朝廷。臣本是一个侏儒,天性特别愚钝。但我出入宫廷,算来也有年头了,深蒙圣恩,完全超过我生平所愿,又侍从车驾,与各处官署周旋。
臣虽然见识太短,但特别喜欢研读经书,略知一点产生善恶的本源,也懂一点导致兴亡的原因。来往于民间,略知事物的利害关系,蒙皇上垂问,我才敢陈述所见。
自从陛下继承帝位,君临天下,凭着圣明独断专行,从不听从臣下的谏诤,只图施展一己智谋,不许别人献计献策。
大兴工木建造西苑,两次发兵征讨辽东,龙舟超过万艘,宫殿遍布天下,征兵常是百万之数,以至山谷中也少有人迹。征伐辽东的士兵百名里面活下来的不超过十名,而死者能得到安葬的十个里面不到一个。国库空虚,谷价昂贵。陛下竟然还要乘车外出巡游,来来去去又没个准时,随从士兵经常超过万人。这就让四方官民失望,使天下成为一片废墟。如今老百姓手中的钱,存在手中的已屈指可数。他们的子弟死于兵役,他们中的老弱困守于荒草野地,士兵尸首堆积如山,饿死的人遍于郊野,野狗吃饱了人肉,老鹰又来啄食残余的肢体。臭气千里可闻,白骨堆积如山,死者的血肉滋养了野草,狐狸野鼠都被喂肥。阴风在无人的废墟中吹过,野鬼在枯草下面号哭。望断平野,千里没有人烟。活下来的人也都沦落破败,朝不保夕,父亲离开人世丢下幼子,妻子痛哭死去的丈夫。孤苦的人不知多少,饥荒尤其严重。祸乱刚刚开始,生死有谁知道。人主爱护子民,为何到了如此地步?
陛下性情刚毅,谁敢上谏。间或有人直言,又下令赐死,臣下互相观望,都闭口不言以图自保。就是关龙逢复生,又怎敢上议劝奏?身居上位的近臣,只知阿谀顺旨,迎合陛下之意,编造理由拒绝纳谏。大家都走这条路,就能得到荣华富贵。陛下的过错,又何从听到?
如今征辽大军又遭败北,陛下却再次游幸东土,国家危亡就如春雪,干戈遍于四方,生民惨遭涂炭,官吏们却还是不敢说话。陛下自己想想,还有什么办法?陛下想游幸永嘉,借以拖延岁月。昔日神武威严的气概,为什么就消失了呢?
陛下想兴师则兵吏不听令,想巡游则侍卫不跟从。陛下当此时,又该如何自处?虽然陛下还想发愤修养品德,加倍爱护百姓,虽然陛下的圣明仁慈能切中救治时弊的关键,但天下已经不可复得。大势已去,时不再来。巨厦将倾,一棵木头不能支撑,洪河已决,一捧泥土无法挽救。
臣本僻远之人,不懂得忌讳。事情一下子到了这个地步,怎敢不直言?臣今日不死,以后也必定会死于乱兵之手,所以敢献此书,伸着脖子等候死刑。
炀帝看了王义的奏表,说:自古哪有不亡之国,不死之君呢?王义说:陛下还要掩饰自己的过错。陛下平日常说,我要跨越三皇,超过五帝,俯视商周,使后代万世之君都不及我。今日的情形又如何呢?
还能自己回车驾归返京都吗?炀帝这才流下眼泪,再三叹息。王义说:臣过去不说,确实是因为爱惜生命。现在既然已经全部奏明,愿以一死谢罪。天下正在大乱,陛下善自保重。不一会儿,左右上报说:王义已经自刎了。炀帝不胜悲伤,特命给予厚葬。
没过几天,炀帝就遇害了。当时正是半夜,听到外面有窃窃低语声。
炀帝急忙起身,穿戴好衣帽来到内殿。坐下不久,左右伏兵一齐冲出,司马戡拿着刀面对炀帝。炀帝呵叱他说:我整年以丰厚的俸禄供养你,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炀帝平时宠幸的朱贵儿站在炀帝身边,对司马戡说:三天前,陛下担心侍卫们衣服单薄会受风寒,下诏说:宫中之人都给缝制棉袍棉裤。陛下亲临现场看视,几千件衣袍两天就完工了。前天赏赐给您,您难道不知道吗?你们怎敢逼迫威胁圣上呢?于是就大骂司马戡。司马戡说:我确实有负陛下,但而今两京已被叛贼占据,陛下想回去也无路可走,臣想效死也无门可入。臣既然已经萌生了叛逆的念头,即使再恢复原先的样子,也不可能了。希望能得到陛下的头以谢天下。于是提着剑赶上殿来。炀帝又呵叱说:你难道不知道诸侯的血入地尚且引起大旱,何况是人主的血呢?司马戡就献上一条绢帛,炀帝进入内阁后自缢了。贵儿仍旧大骂不止,被乱兵杀害。